• 首頁 > 社會 > 民生泰安 > 民生要聞 > 正文
  • 注 冊 登 錄
  • 杉樹、楓樹與紫花地丁

    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川端康成的集子,隨便翻了幾頁,讀到《古都》里面的一段對話:

    “千重子很愛上北山杉村去。”母親說,“這是什么道理呢?”

    “因為我覺得杉樹都長得亭亭玉立,美極了。要是人們的心也都那樣,該多好啊。”

    “那不是跟你一樣了嗎?”母親說。

    “不,我的心是彎彎曲曲的……”

    “那也是。”父親插進來說,“無論多耿直的人,也難免不有各種各樣的想法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川端康成的這本集子過去是讀過的,但再讀,竟然跟初次讀一樣新鮮。最初讀的時候,是在讀一對孿生姐妹散而復聚的故事,再讀就讀出一些生命的況味來。連杉樹、橡樹與紫花地丁這些花草樹木也在娓娓述說著生命的脆弱與頑強、人生的孤獨與溫暖。

    由北山杉村的杉樹,我想起了徂徠山的杉樹林。杉樹在南方是很常見的樹種,在北方成片的卻不多見。在泰山我沒有發現。去徂徠山南麓的十六峪卻發現亭亭玉立的一片。

    十六峪,據說是當年李白等“竹溪六逸”隱居的地方,李白在《送韓準裴政孔巢父還山》詩中說,他們在竹溪“時時或乘興,往往云無心”,以至于離開山里了,依然“昨宵夢里還,云弄竹溪月”。現在再去竹溪,只在路邊看到有一塊金代人題刻的“竹溪佳境”刻石,在山溪河床還有一塊“聽濤”摩崖。“竹巖”下,有祭祀老子和孔子的二圣宮遺址,殘垣斷壁,讓人生出榮枯興廢的感慨來。

    真正成景的,是山谷中那片杉樹林。每一株都有合抱粗細,長得筆挺。我幾次和朋友去竹溪,每次都在杉樹林里駐足,倚靠在樹干上,或盤腿坐在樹下松軟的落葉中,仰望參天的樹梢,感覺自己就是一棵挺拔的杉樹,頭頂一團綠云,有山雀在自己的頭上棲息鳴唱。徂徠山是一座大山,山里多的是刺槐和松樹,但不知怎么,只有想起這片杉樹林來時,才會覺得與這座大山是可以融為一體的。

    看得出,川端康成對花草樹木懷有濃厚的感情,并且他的文字是上接《詩經》“賦比興”的傳統的。他在另一篇文字《抒情歌》里說,“植物的命運和人的命運相似”“在禽獸草木之中,可以尋到你,尋到我,并且還可以漸漸地拾回我那顆寬宏大量的熱愛天地萬物的心”。

    在川端康成的小說《古都》中,千重子很喜歡自家庭院寄生在老楓樹樹洞里的兩株紫花地丁。兩株花相聚約莫一尺,千重子不免想道:“上邊和下邊的紫花地丁彼此會不會相見,會不會相識呢?”紫花地丁每到春天開花,一般開三朵,最多五朵,盡管如此,每年春天它都要在樹上這個小洞里抽芽開花,千重子不時被紫花地丁的“生命”所打動或勾起“孤單”的傷感情緒:“在這種地方寄生,并且活下去……”

    紫花地丁本是微不足道的野花,在我們鄉下隨處可見,因此又往往不被人所見。住在泰山腳下,春天里進岱廟,在草坪上,在角角落落,卻每每看到一株株紫花地丁趕在“姹紫嫣紅開遍”前,“不動聲色”地開出一朵朵淡紫的花朵。這樣的一朵朵小花,卻不免勾起一縷縷炊煙一樣的鄉愁來。

    千重子與父母關于杉樹的對話,是以橡樹來結束的。父親太吉郞說:“有像北山杉村那樣的孩子,固然可愛;可是,沒有啊。即使有,一旦遇上什么事,很容易受騙上當。就拿樹來說吧,不管它是彎也吧,曲也罷,只要長大成材就好……你瞧,這個窄院子里的那棵老楓樹。”一個做父親的,忘不了隨時給成長中的孩子許多提醒和忠告。

    泰山上也有楓樹,野生的,長在懸崖峭壁上,很頑強。葉子紅時,像霞光一樣耀眼。又是秋天,該上山看紅葉了。

   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: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:0538-6272000 郵編:271000

   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B2-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-1

   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河南快三购买网址